医学研究与发表高峰论坛

The International Summit on Medical Research and Publication (ISMRP)

往期回顾

当前位置:首页 >第二届高峰论坛>新闻动态
大会资讯 25 会议嘉宾 大会议程 新闻动态 9 精彩瞬间

【2018ISMRP大伽专访】How Important Is Scientific Writing in Medical Publication: An Editor-in-Chief's perspective?

时间:2018-10-28   访问量:1079

张瑞稳个人简介:

美国休斯敦大学药理与毒理学终身教授,Robert L.Boblitt 讲席教授。药物研发中心主任、美国执业毒理学家(DABT),美国科学促进学会会士(AAAS Fellow)。曾任UAB药理与毒理学、临床药理学终身教授,肿瘤药理中心实验室主任、德克萨斯州理工大学药学系主任。现任美国FDA顾问,NIH评委,为22家国际知名杂志的主编、副主编、资深编委及编委。受邀国际学术会议及世界各地学术研究机构作学术报告200余次。发表研究论文220余篇(引用11000余次,H-index 57)。

 

ISMRP 背景介绍

2018915-16日,为期两天的第二届国际医学研究与发表高峰论坛暨首届国际医学前沿研讨会在江城武汉成功举办。

 

本次高峰论坛由华誉出版社(Xia & He Publishing Inc.)和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当代医学科学》(Current Medical Science)杂志社联合主办,武汉美捷登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承办,同时得到了同济医学院海外校友总会、中国英文科技论文编辑联盟、武汉华易研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等机构,以及新华社《半月谈》、湖北电视台、南方都市报、同济大健康等媒体的大力支持。

 

本届峰会的口号是做真实研究、出创新成果、发高质文章、办优秀期刊,旨在为业界专家和医学工作者相互学习、相互交流、相互协作,搭建了一个高水平、高规格的沟通平台,拓宽学术视野,提升医学研究与发表水平,共同探讨如何打造中国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学术期刊等问题。

 

以下是《医学研究与发表》对张瑞稳的专访

 

1.     非常感谢您再次接受邀请,参加第二届国际医学研究与发表高峰论坛暨首届国际医学前沿研讨会。时隔三年,请问第二次参加国际医学研究与发表高峰论坛有哪些新的感触?

 

我觉得这一次的组织更广泛,特别是国内一些做研究的、做开发的、做出版的参与的人比较多,第二个从这个讲者的演讲的深度,三年来我们能够体会到这个出版研究,除了大型的出版社我们中国的出版也在同步发展,所以可以说这次高峰论坛对我们前沿医学的研究、医学开发、转化医学、精神医学、以及医学出版把握了真正的脉络。

 

2.     作为二十余家国际知名杂志的主编、副主编、资深编委及著名的药理和毒理学专家,发表了220余篇高水平研究论文。您对中国年轻科研人员提高科研和发表能力有哪些建议?对此他们需要哪些支持与帮助?

 

对于中国的青年学者,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我们国内的研发、写作甚至编辑水平都有提高,坏消息是少数几个坏苹果给我们的学者的国际形象带来了负面影响,所以我们年轻学者要做到三个字,第一要真,文章可大可小,影响因子有高有低,但每篇文章必须要真;第二要新,不要再平移,可能过去我们用平移的方法能够做出来一些研究,也能发表一个3-5分的杂志,但是用平移的方法只是me toome too的这个概念在药物发展过程中经常用的,比如人家有一个上市的药,我可以照搬也能治这个病,但是你写文章出去就不要做了,第三点就是世上无小事,就是可以慢一点但是不能有错,有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往往一两句话没有写对,一张图两张图没有做好会影响一个大的工程,你做研究可能三年到五年,但是你某张图做错了,编辑review就会认为你连这点小事你都没有做好,我怎么指望你做的研究是真正做好了,从一个小点看你做研究的是不是真正认真,你做了三五年的研究了,你最后没有好好写,没有好好表达出来,那你过去三五年怎么做了好的工作,其他的我们的研究水平,我们的投入,就这个写作水平需要提高。

 

3.     如何看待中国大量的优秀研究倾向于发表在国外杂志的现象?您对于中国目前在医学研究与发表(包括期刊建设)领域的现状有何思考和期待?

 

一个好的杂志除了好的编辑,编辑团队,他的出版质量和同行评议质量以外,最关键的是源头,中国的好多杂志也有很多好的进入SCI,那么我们的稿源一直都是大问题,为什么呢?有两个原因,一个是体制的原因,第二个是我们文化的,因为SCI这样一个概念和这样一个评价,学科评价学校,评价学者,评价团队,已经用了多少年了,正是在我们中国的学术圈里,用的比欧美还要过分 ,我指的过分是指已经精确到小数点后三位了,1.999要比1.99要好一点,已经到了这样的程度了。就是说这是我们体制的问题,大家就认为那个SCI的分数非常非常重要,第二个问题是这个科研管理、科研评价简单化的后果,就是说不同学科,它的SCI的分数是不一样的,不能用绝对分数,比如说大部分学校用3确定博士能不能毕业,其实这个3分在不同的学科意味着不一样,你不能就用3分来考核,不仅仅是我们国内的期刊国际期刊起步的时候也是没有影响因子的,那么为什么我们宁可送国际上哪怕是没有分数的杂志而不送自己的呢?这两点,一点就是刚才说到的体制的问题,另外一点就是我们刚才说到的国内的好多哪怕就是英文杂志,同行评议这一关没有搞好,这样的话我们的杂志在国际上和国内的认可程度比较差,就是说你没有很好的Peer review,没有办法能够做到很好的公信力,所以我们不光是稿源的问题,我们的杂志要解决在国际上的地位,最主要的是解决我们的评审,我们的编辑决定接受或者拒稿的情况下,我们有没有公信力,文章要不要把文章分成两半,把一部分数据放在supplementary这一块online,这些能够指出来,做这些决定要有公信力,再一个就是说作者本身的问题,说得深刻一点就是我们的文化问题,既然我们用英文写文章,干嘛我

4.     中国的科研评价体系要发在洋人的杂志上,就同样一个东西发表在中国人办的英文杂志上,和外国人办的杂志上,哪怕就是同样的分数,我们有时候还是会认为是外面的杂志好,外来的和尚会念经,不光是社会上有,学术上也有,管理评价体质也有,这是最关键的问题。

 很大程度上与论文发表数量,杂志影响因子高低挂钩,导致很多年轻科研人员可能急于求成,甚至触碰学术不端的红线,对此您有什么看法和建议?在国外,有哪些经验是值得中国学习或借鉴的?

 

过去的三五年,特别是随着垃圾杂志数量增多,其实在国际上文章做假,基金做假,这个问题也很严重,不要以为我们中国学者就是世界上一大问题,举两个例子,比如所谓的垃圾杂志,国内也叫放水杂志,其实放水杂志最多的是美国出版的,放水杂志在其他欧美国家也都有,不要以为就我们的科学家有,确实我们有问题,但并不是说我们是最大的问题,这一点要有信心,第二个就是为什么我们有文章做假,有买卖论文,有数据做假,有基金做假这些事情呢,最主要的原因从两个方面考虑,从科学家的方面考虑,他们的理由是被逼的,我5年博士没有文章,我毕业不了,最后修改这个文章还要三个月,我工作已经找好了,我必须走,与其选择做三个月的实验把文章发表,他可能会选择去工作,我这个研究不做了,我这个文章发表不了也无所谓了,这种情况下他很可能选择做假,这就是第二个问题了,我们光知道出了问题以后去惩罚,去处理,而没有一个很好的体制来防止做假,我认为科研做假,或者是scientific misconduct关键要有一个举国的体制,预防比惩罚来得重要,等你一篇文章证实是做假的,这篇文章很可能已经是10年发表了,或者20年发表了,有好多全世界的科学家在这个不正确的,不对的文章的,假数据的基础上又做了很多延伸,就是惩罚原来的作者已经于事无补了,对科学的损害已经造成了,那么举个很简单的例子,如果我们的博士导师,都能静下来去check一下,就是你学生做的原始数据,你花点功夫去看看他的数据的转换对不对,转换有没有记录,这是一个例子。第二个例子如果我们的导师在改文章的时候看道评委提出意见,你在改的过程中是不是真的补了实验,是不是真的把原来错误的地方找到了,还是只是应付编辑或者评委,为了发表文章,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所以在做编辑这一块我们经常遇到的,世界上哪有那么神的事,评委要的结果作者都能提供,为什么?修改数据,美工,然后只要让评委和编辑接受我的文章就行了,实际上原来好多的文章并没有假,而往往有些数据的假是在修改文章的过程中,举这么一个例子是说明什么问题,就是科学研究从有一个最初的idea,就是说概念到一个主意,到假说hypothesis,到最后文章发表了,并且发表了有人引用,有人评价才算完成,而不是说仅仅是做实验是做研究,写作也是做研究,回答编委,回答评委的问题也是研究,英文当中work就做多次工作别以为在实验室做实验室工作,其实从有一个做论文的主意到最后发表,发表以后回答编辑部的问题,回答读者的评论,现在有好多杂志开发或者发表读者的评论,如果有人提出来你发表的文章有问题,全是世界都能看到,就说你哪个数据不对,你哪个数据说明不了问题,所以我们一定不要因为一时的职称,一个学位或者为了评奖做一点假,科学家一点假都不能做,西方有个笑话,啤酒桶和粪桶之间的关系,一粒粪扔到啤酒桶里面,那一桶啤酒也只能参观,再小的垃圾的东西,所谓的一个反过来你把更多的啤酒放在粪桶里面,哪怕粪桶是空的也是一桶粪,科学家一定要执着,你一篇文章做假了,你几百篇文章都不可信,你有一篇文章出了问题,社会认为你有问题,你再做500篇文章也没有用了,你的信誉已经没有了,所以我建议中国的学者一定要耐心做工作,作为我给中国出版界的建议也可以,为什么我们不能创新,现在大数据存放很好,为什么不能要求我们所有的作者,某个杂志比如说流行病学杂志,你可以公开要求说有的数据,发表文章的全部存档,你发表了,你的数据包括原始数据都可以查到,你怎么从一块胶里面构出来的几条小条,你都能转出来,任何人都能查到,比如在科学界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测序,我从以前做研究的时候就知道,测序要送到gene bank里面,就是基因库里面,你可以发表一部分,但是你整个数据都要上传到基因库里面,人家可以去查,现在好多临床数据的大数据都是公开的,文章一发表,整个数据都是平台,大家都能查,都能做,如果这样体制化,那么你告诉我你怎么能做假,因为不是你加工两张图是有用的,关键是你原始数据都可以查到,当然你说如果非要全部做假,从一开始一个数据,我想他要连续造假5年的数据,可能也太费劲了,还不如好好做研究,最后一点我想建议的就是不要求全,求美 ,科学研究只是报道一种事实,不要指望每块胶都很漂亮,不要指望每次研究都是一个方向的结果,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就不需要统计,统计会把你偶然性和必然性解释清楚,一百个数据可能就是有一两个是反方向的没有问题,你不需要把两个反方向的数据去做假,去弄对,所以说,就是说科学是一个探索的过程,只要你不做假,你是真的数据,评委和编辑会帮你去看数据可靠不可靠,能不能说明问题,所以不要过分地美化数据,看上去很漂亮,所以这样的话我认为再有三年五年我们的青年科学家一代一代地传承下去会把这个科学研究的本质,和应该发表的越做越好,其实过去的十年二十年,全世界的科学做假都是一个大问题,因为很早以前科学研究就是科学研究、探索世界,不急着发文章也不急着去拿钱,现在基金文章联系得太紧密了,你没有钱你做不了研究发不了文章,你发不了文章就晋不了级,在一个现代社会,每一个人把晋级和比别人跑得快看得比什么都重的社会,除了我们科学家以外都一样,所以呢,我们科学家也生活在这种社会,社会的那些看钱看起来更富有也会到科学家里,但是我要建议的是,曾经有个说法叫官商不可同业,做官就别想发财,想发财就别做官,我建议我们的科学家,除非你做出一些有创造性的,甚至有转化的那些结果以外,要做基础研究,要么就别指望马上就有钱,要么就别做研究,你想做基础研究就别指望马上会发财,想发财做科学研究,至少早期是不可能的,所以叫学商也很难结合,那么学商怎么去结合呢?你可以做转化研究,你可以和公益界,可以跟这个政府研究部门去合作,可以把那些著作转化研究,你可以自己做也可以让别人做,科学家是有发财的机会但是呢并不是每篇文章都是去发财的,不要想得太多,我觉得我这些年来接触了国内好多年轻的,现在00后都开始做研究了,过两年这个10后也要加入我们的研究队伍了,18,19岁这些大学生也参加研究工作了,所以10后他们的加入估计会对过去一段时间的浮躁和这个做假的风气,可能会有一些改进,再加上国家基金委,教育部,科技部都已经开始重视了,所以估计会好起来,越来越好。中国的科学很有希望。有时间去做假还不如去创新,当创新变成一种文化的时候什么都有希望。

 

5.     关于很多科研工作者纷纷选择出国深造,您如何看待这种现象?对年轻科研工作者有何建议?

 

出国留学我的建议就是别把留学的那几年当成目标,不是每个人都要留学,要留学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成功,我们经常说这个怕国内高考就选择留学,但是其实很可能不比一本正经地高考更有前途,这个留学现在也要注意到跟我们几十年前出国留学的形式已经不一样了,浮躁风在欧美国家也有,这个社会安全,文化的冲突一直就有,那么我们留学,留学生至少短期内要融入一个新的社会,没有准备好不要出国,那么怎么准备?我觉得有三个方面,第一语言关,不要把太多的留学时间去花了学英文,学语言,你应该学技术,你应该学更好的理论,学英文,学法文你应该留学前准备好,第二个一定要选适合自己的专业方向,学校,也别完全看排名,还要考虑自己的经济,不要父母的经济都让你留学了,留学回来没有学到什么,甚至好多负面的,现在好多留学生回来的问题就不说了,就算你跑回来,你也别指望你能很快把留学的花费挣回来,所以我建议留学不要作为真正的目的,要跟自己的前途和自己真正想干什么连在一起,把那个作为人生目标,留学只是一步。比如,我们在四楼开会,你不要把乘电梯和爬楼梯作为目标,你要到四楼开会那才是真正目标,至于你爬楼梯还是乘电梯那是你的选择,我们年轻人往往把留学当成没有选择的选择,这是最笨的选择,这是最后一点建议,准备好语言,准备好自己的目标,同时准备好足够的,特别是经济方面的支持,千万别到国外用打工挣钱的方法,社会实习是可以,但是为了支持生活去打工是浪费你的时间,暑期实习去欧美是很常见的,因为大家都知道欧美的暑假很长,他们的目的不是赚钱,而是接触社会,做每一份工作,到麦当劳打工也是社会实践,而不是为了挣钱,当然有钱能交下学期学费也是不错,所以这么多年在国外接触了一些年轻的留学生,哪个层次的都有,我觉得两大误区,一个是刚才说过的没有选择的选择,第二是逃避,觉得在国内压力太大了,父母的压力、同学的压力、父母天天盯着,国外山高皇帝远,到国外去怎么都行,这可能是年轻人留学的动力之一。最后我还建议的,找中介很正常,但是不要做假,可以加工语言,但是不能做假经历,不能做后来证实你的分数你的申请信你的推荐信,如果有一点点假,会有很严重的问题,所以有的中介什么都包不是好事,最后就是告诉留学的学子,留学的机会只会越来越多,不会越来越少,准备好了再去,不急,到处传国家要管签证并不是真的。


上一篇:【2018ISMRP大伽专访】Where Are Your Data for SCI From

下一篇:【2018ISMRP大伽专访】How to Publish a High-Impact Research Pa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