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研究与发表高峰论坛

The International Summit on Medical Research and Publication (ISMRP)

往期回顾

当前位置:首页 >第一届高峰论坛>新闻动态
大会资讯 19 会议嘉宾 大会议程 新闻动态 9 精彩瞬间

【2015 ISMRP大咖专访】照日格图:呼吁医学院校的教学计划中增加医学科研设计和医学论文写作的基础教育

时间:2015-10-20   访问量:1273

在本次论坛上,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唯一的中国编委,Chinese Medical Journal名誉总编照日格图教授为参会者带来了题目为《审稿的要求和方法讨论》的精彩演讲。


zhaorigetu


照日格图教授指出:近十几年来,我国内地作者在国际科技期刊上刊登的文章数量已经达到世界各国的前列,增长十分迅速。但大多数论文的质量和水平,距国际先进水平相差甚远。科技论文稿件中存在大量的问题和错误,包括在语言文字方面存在大量初级的错误和问题。这些都是需要我国各相关方面高度重视并亟待解决的问题。


我国医学界有大量优秀的临床医师和科研工作者,他们作为国内外科技期刊审稿人的中坚力量,是期刊必须依赖并取得支持与合作的重要方面。但中国的科研现状,对中国的审稿专家,可能需要提出一些特殊的要求和期望,以使我国医学科研和医学论文赶上世界先进水平。


到目前为止,中国医学院校的教学大纲中,似乎还没有将医学科研设计和医学论文写作基础教育这两个重要方面列入教学内容。即使列入,所占比重可能也比较有限。在这样的背景下,英文医学期刊收到的来自中国的稿件中,在研究思路、选题和设计和文章书写各方面存在很多问题的稿件就占了较大比例。这样的情况导致对期刊杂志审稿人员的要求变得更高。审稿人一方面要对期刊负责,选择出优秀的稿件供期刊发表,同时也要尽到教育和培养的责任。



以下是《医学研究与发表》的专访



通讯员:作为美国《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的唯一中国编委,原中华医学杂志英文版(Chinese Medical Journal)的总编辑,您一定接到不少来自国内外会议的邀请,请问您接受参加首届《国际医学研究与发表高峰论坛》的主要原因是什么?您认为本次会议和其他会议有何区别呢?


照日教授:其实我有收到一些各种国内外会议的通知,也不是特别多。参加这次会议的主要原因是,我平时参与的会议是以医学的学术会议为主,比如说各个学科的进展之类。因为我在《中华医学杂志英文版》做主编也好,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做编委也好,面对的是多学科的稿件,我有必要了解不同学科里边学术的进展,所以我出席那种学术会议的机会较多。


这种专门讨论期刊、文章发表类的会议我参加不多,但我对此也有兴趣,因为我自己就在做这方面的工作,同时对这方面也有一些思考和疑问。其实,之前有相当多的疑问是作者或读者提出来的,有的问题我自己能回答,有的我也回答不了。所以我也需要听取别的国内外专家(的意见),了解他们的看法。因为不同的人可能负责不同方面的工作,看问题的角度也不同,所以我还是很希望了解他们的说法的。这也是我参加这次会议的主要原因。


关于这次会议与其他类似会议的区别,这个问题我也说不太准,但我对昨天尤其是昨天上午和今天上午的会议内容感触很深。你们请来的国际和国内的专家,其中还有一部分人是国内的人在国外做(研究),这样的专家跟纯粹的国外专家还不太一样,他们对国内外的情况都有相当的了解。所以我觉得,这些专家能提供的信息和建议都值得我们探讨。


当然国外的专家,像JAMA副主编(Dr. Edward H. Livingston),他的讲演提供给我很多重要内容,还有吴教授(Dr. George Yung-hsing Wu),也解决了我的一些一直没有解决的重要问题和困惑。所以我觉得参加这次会议收获挺大的,挺值得的。


当然,我知道听会的学员和参会者可能大多是医生或科研工作者,真正期刊界的人并不多。但我认为对于他们来讲,这样的会议也是很有帮助和启示的。尤其我对各个相关问题也有浓厚的兴趣,如果我们有时间的话可以来说一说。现在我只举一个例子来说明一下我参会取得的一个收获。


比如临床实验的注册,JAMA的副主编就讲了,这个临床试验的注册是一个重要的事,他们杂志对于临床试验的注册这一块执行的政策是比较严格的。他们要求作者必须按照国际期刊编辑委员会的要求,在研究开始之前注册。也就是说,作者的研究方案写好了就要去注册,注册完了再去真正开始做这个研究,也就是纳入第一个病人之前就要注册。可是事实是什么样的呢?我们国内很多的研究单位,很多医学专家还不了解这个政策和它的具体要求,他们认为不管早晚只要注册了就行。但是如果是第一个病人纳入后注册的,那很多杂志来讲就不考虑(接收这篇文章)了。比如新英格兰医学杂志,Lacent,JAMA都是这样的。JAMA的副主编他也是这么讲的。


我会上没有时间问他一个问题,会后我问了他一下,就是说你们的杂志对于没有完全按照要求注册的稿件到底是什么样的政策呢?是不是非常严格呢?是否凡是在第一个病人纳入以后才注册的稿件就一律不考虑刊登呢?他说也不完全是这样的,有一定的余地。至于这个余地到什么限度,也没有很明确的结论。但他们的杂志编辑部会先针对这个临床试验注册提出十个问题,再把这些问题发给作者,请他们来回答。


这些问题里面谈什么呢?就是询问你为什么没有按时注册,你是在哪个注册网站上注册的,什么时候开始动手注册,什么时候完成的注册,是因为谁的原因造成了这个延误(假如有延误的话)等很多的问题。作者把这些问题都回答了以后,他们编辑部会拿去研究讨论,最终做出一个决定。所以还得看它(文章)的内容,选题是不是重要,设计是不是合理,以及科学性怎么样,创意性怎么样等其它的一系列的问题。如果觉得值得考虑刊登的话,就还有一定的余地(被接收)。对于这样的信息,我们广大的科研工作者并不一定十分了解。那么我觉得这就是一个重要的信息。虽然是很简单的一件小事,但对他们有用。所以如果参加会议,能解决几个实际的问题,那就很好。



通讯员:这次会议上,您演讲的题目是《审稿的要求和方法探讨》,能和大家聊聊高分论文的审稿人一般在审稿时比较注重什么?


照日教授:实际上注重的内容是很多的,绝不仅是一两项。但我个人感觉特别需要强调的,也可以说是关键性的,就是选题和设计。就是我们的科研选题对于临床医学和临床工作到底有多大的指导意义。如果意义很深刻,有直接的指导意义,那就太好了。所以选题显得特别重要。按照外国人的说法,他们也强调稿件选题一定是要能改变实践或者改变思路的那种。


改变实践是指改变现有的指南。我们遵循指南去对疾病做诊断,治疗,预防,但指南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实际上,制定这种指南就是依据临床的证据, 而临床的证据主要来源于(两点),一个是临床实践,还有就是临床研究。临床研究最主要的还是临床试验,clinical trial。如果临床试验选的好,就可以叫做选题选的好。


还有一个就是设计,您的设计方案必须符合国际的要求,所谓国际的要求就是循证医学的要求。如果不符合,那稿子就不会选的上。选题和设计就是高影响因子杂志和国际领先的医学期刊最重视的内容。


当然除了以上内容还有别的。其它还要看所做的研究是否有所谓的普遍影响力。如果缺乏普遍影响力,综合期刊就不会考虑你的文章了,他们会建议你改投专业期刊。所以我们也经常会看到新英格兰杂志,Lancet,JAMA刊登一些医学各个学科专业的文章,例如五官,口腔,眼科,耳鼻喉科。但你仔细琢磨就会发现,他们选择的文章不仅对他们本专业有影响力,对别的专业也有影响力,那就叫普遍影响力。所以普遍影响力也是高分杂志关注的一方面。


还有语言文字和格式等等也都是很重要的。像昨天有位专家提到的,如果稿件格式完全不符合杂志的格式要求,那他就不往下看了,直接退稿。有的研究可能内容,选题,设计都做的不错,只因为格式不合适就被退稿,查看格式这一步也叫初审。初审的时候就被退稿,那损失就太大了。所以我们不能只注意选题和设计,别的方面做不好也不行。



通讯员:您认为现在的同行评审制度的优势和不足有哪些?以后的发展趋势会是怎样的呢?


照日教授:现在的审稿方式有好几种。行业内分别叫做双盲审、单盲审和完全公开的审稿。所谓“双”和“单”,指的是作者和审稿人员是不是相互了解。如果双方完全都不了解,这就叫双盲。如果审稿人员看得到稿件是谁写的,知道作者的国籍,姓名,工作单位等等,但作者并不知道审稿人的任何信息,这就是单盲。


如果所有信息都是透明的,审稿人和作者都能知道对方的信息,而且审稿人的意见也都是开放的;不仅是作者,还有读者和别的相关的人员,只要想知道这个审稿人的意见就都能看得到,这种就是完全开放式的审稿。我们国内采用的审稿方式和他们也不完全一样。完全公开的审稿比较少,真正双盲的也少,我觉得好像单盲的多一些。国际期刊,比如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它就是单盲的。审稿人知道稿件是谁写的,哪个单位的,但是反过来作者并不知道审稿人是谁。


到底这几种方式哪种更好些,这需要更多的相关人员去做出评价。但是我觉得单盲,或者是完全开放是不是更好一些?因为作者觉得自己不知道审稿人是谁,审稿人讲的话可信度有多大,他是不是搞这一行的。如果了解到他根本不是自己这个专业的,那对稿件内容是不是了解呢?他们自然会有这样的疑惑。但如果采用完全开放式的审稿,这些问题可以知道答案,作者也会更信服本专业审稿人的意见。所以近几年这种完全公开的审稿方式好像逐渐在增多。


据我所知,英国有不少杂志在这么做,还有美国,至少是PLoS系列的杂志,比如大家很熟悉的PLoS One。PLoS One的审稿我也参与过,他们的做法是先问审稿人愿不愿意公开身份信息,如果审稿人愿意,那就可以公开;如果不愿意就暂时先不公开。这样可以减少一些利益冲突和作者的一些疑惑。但目前国际的状态是几种审稿方式都在用,而且都被认为是不错的,是可以的。



通讯员:作为《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创始以来的唯一的中国编委,您认为中国医学科研论文被拒稿的原因主要有哪些?您认为润色语言是否有助于发表呢?


照日教授:对于论著文章的稿件,中国投给新英格兰的稿件大部分是回顾性的临床研究,因为收到的稿件多数没有严格的设计方案,不是前瞻性的,所以绝大多数都被退稿了。不光是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其他的高影响因子医学杂志基本也是这样的做法,这是退稿的一大原因,这基本反映了(我国文章的)构成,还是回顾性的占多数。


还有选题也是一个原因。作者本人觉得(自己的)选题挺重要的,但是期刊的编辑或者审稿人员觉得这个选题不是很重要,导致大家意见不一致,最后还是期刊的(意见)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所以我们有必要多阅读国际杂志,高影响力的国际杂志也好,普通的国际杂志也好,看看他们刊登的都是一些什么样的题目,选题怎么样,设计怎么样。这样逐渐的会在脑子里形成印象,就是他们认为好的选题都是什么样的。这个也没有什么统一的标准,只能多读,多了解,形成比较强的印象。


设计方案的问题有时候也有争论,作者认为自己选的方案是最好的,但是审稿人和期刊编辑可能不这么认为。其实有些设计方案学术界也没有最后定论,如果是因为这种情况被退稿,那我认为可以考虑换一个杂志了。


还有导致退稿的一些重要原因,包括主要终点指标。所谓的主要终点指标就是指有人用primary endpoint,也有人用main outcome measure,有main的就有不是main的,不是main的就叫secondary outcome measure或者是secondary endpoint。而且就算是primary endpoint,或者是main outcome measure也有两种。昨天也有专家提到了叫composite endpoint,或者叫composite outcome measure,就是复合的,它的主要终点指标不是一个,是好几个,这种所谓复合终点指标就比较复杂了。


作者最初想这么设的原因是,假如设单一的终点指标会有风险,就是经过研究,预期能够取得的那些结果很可能没有取得。比如说这个主要终点指标是死亡率,我们将把死亡率降低多少(作为终点指标),但最终做了(实验)以后发现我们的研究组和对照组之间,死亡率没有显著性差异,那就未能取得预期的结果。实验就白做了。


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发生),作者会多设几个终点指标,一个没显著性差异,也许另外的一个或两个,甚至更多的可能就有显著性差异。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我看到有的研究设的复合终点指标总共多达七项,但是要设计这样一个研究难度非常大。为什么非常大呢,你要针对每个终点指标计算样本量,那就是有七种样本量。七种样本量里面,最后要采用哪个呢?采用最大的那个,假设最大的是两万例,那你就得做两万例的研究,难度就不是一般大。所以会有这样的情况,就是终点指标即便是明确了,那还有单一的、多个的和复合的主要终点指标。


对于以上这些,可能我们国内不少临床科研工作者还不熟悉,甚至我们有不少稿件里面就没有提主要终点指标这个概念。可能有的也提了,但不叫主要终点指标,叫observation index。这就不是西方主流杂志习惯用的词,是我们国内的作者自己查字典找出来的,跟他们的词对不上。审稿人看到了就会觉得很疑惑,这东西指的是什么呢?但是多看看他们也能反应过来,那这样人家考虑接收这篇文章的几率就小了。有的作者甚至连提都不提,或者提一大堆指标,却不说明哪个是主要哪个是次要,这样的做法都是不对的。这样的稿子都可能会被拒稿。


当然还有好多别的原因,就是盲化,(这)是个重要的因素。我们很多稿件都是没有做到双盲的,虽然是临床研究,选题也不错,但是双盲属于设计,就是说设计方案有缺陷。但实际上确实,我们很多情况下是很难做到双盲的,但有困难您没克服,直接就丢掉这个双盲的可能性了。这样的(文章)投稿到杂志,杂志也不考虑,所以这也是一个重要的因素。


还有就是我们国内的研究者们对于症状、体征这一类的研究项目采用的定量指标比较少,有些研究甚至没有。他也没有去找相关的资料和参考文献,实际上可能有的。我举个例子,有一个研究是关于传染病出皮疹的,对于这个皮疹数量要做定量研究,这能不能做呢?能做啊!几十年前的医学文章里就有登啊!但是作者没有看到,脑子里也没想那么多。他觉得这个皮疹就是多了,少了。但到底多了多少,少了多少,没有数据是不行的。


那国外对这个怎么做呢,比如在孩子(儿科)皮肤上画一个方块,这个方块是固定的大小,固定的位置,然后观察这个皮疹第一次出了多少,过了一定的时间,它是增多还是减少了,将数量都要记录下来作为数据,这样就很好的。这也相当于定量,当然皮疹的大小、特点也可以用一些定量指标。


甚至连疼痛这样主观感觉的症状也可以定量。咱们有疼痛量表,叫视觉模拟量表,这个量表把疼痛的程度分成十个等级,零到十,零就是没有疼痛,十就是最严重的疼痛,难以忍受的,那么中间的数字代表不同程度的疼痛。这个在临床上使用已经都有几十年了,用的很好,虽然是个主观感觉,也给它定量。所以我们对这些东西应该加强了解。


我们在论文中,最好使用国际论文公认的样本或者是定量指标,或者是已经被期刊杂志接受的。如果没有这样的指标,我们自己制造这样的指标也是可以的,但是制造完了以后没被发表,那外界就不容易接受。因为这个指标到底可靠不可靠,能不能客观的反应病人的病情变化还不清楚。如果是在中文期刊上发表过的指标要投给国际英文期刊,而审稿人看不懂中文,那对于他们来讲,中文发表的参考价值也不是很大。




通讯员:您对中国医学科研学者如何提高科研和写作水平,将文章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有哪些建议?


照日教授:这个问题包括的内容很多,我想我们需要改进和提高的方面还是很多的。首先一点,就是学习和掌握不同类型的临床研究,包括RCT类的研究,病例对照研究,横断面的研究等。关于这些研究不同设计方案的原理,设计方法以及实施,数据的收集、分析、总结,这个我们都得熟悉。不然我们掌握不了也就用不好这些东西。还有对论文撰写的要求也要了解,RCT也好,其它类型的研究也好,国际上都有些报道指南或者报道声明。


我只举一个例子,就是RCT类的研究,必须要用CONSORT指南,或者是CONSORT Statement声明,按照要求来准备稿件。二者都要求在文章的题目、摘要、全文里面都要体现您做的是RCT。那怎么做到RCT呢?按照清单的要求一步步的给予体现和说明。这是我们必须要了解的,不然稿件如果不符合他们的要求,那就不会被考虑接收。


第二点,就是深入研读高影响因子国际期刊上刊登的论著文章。我觉得我们要是不多读的话,对他们的了解就太少了,所以必须多读,而且要细致的,深入的去研读。从他们的科研设计、思路,一直到实施、总结、数据的分析等方面,以及语言文字。他们怎么写的,哪一段怎么写的,为什么这么写,多动动脑筋。这样我们就能够掌握他们的要求。


第三点,就是大力提高我们英文医学论文的写作能力,这些正是美捷登以及其它类似公司的工作内容,他们帮助我们,刚才问题里也有,我没及时提到这个。就是说对于稿件润色,从语言文字的角度去顺一顺,表达更清楚,更明白,那是非常重要的,这也是我们一定要做到的事。


第四点,就是我想呼吁医学院校本科和研究生的教学大纲里边,如果还没有放进去科研设计、医学科研的方法和英文教学等等方面的内容,(希望都放进去)。英文教学实际上都有,但是缺乏实用的医学英语教学和医学英文论文写作方法等,这些如果能够在上学期间学到一部分基础理论的话,对未来撰写英文论文会有很大帮助。


最后一条,就是熟悉和了解国际医学期刊不同的栏目对稿件的要求是什么,栏目不同要求就不一样,那么期刊不同,要求可能就更不一样。虽然大同小异,但是这个小异有时候也是很关键的。我们有些作者把投给某一个杂志的稿,原封不动地投给另外一个杂志。格式、风格、具体的写法都不符合后面的杂志,那后面杂志的编辑和审稿人看了以后,会认为我们作者对他们的要求不了解,没有按照他们的要求做,详细内容就不一定会看,就很有可能被退稿。所以这点也是很重要的,要了解国际医学期刊对于稿件的要求,经常开展撰写英语论文的练习,还可以有评比和奖励等,这样我们掌握的熟练程度就能更高一些,这是我初步想到的五条建议,也有可能还不完全。



zhaorigetu2


照日格图教授个人简介

照日格图,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唯一中国编委,《中华儿科杂志》副总编辑。照日格图教授于1970年在首都医科大学儿科系毕业,1982年获医学硕士学位,并于1986-1988年在美国布法罗纽约州立大学医学院儿科系布法罗儿童医院病毒室做WHO访问学者。


曾任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儿童医院传染病科副主任(1984-1986),北京儿研所病毒室主任、副所长(1988-1996)。照日格图教授曾是Chinese Medical Journal(中华医学杂志英文版)总编辑(2006-2012),期间带领CMJ成功加入国际医学期刊编辑委员会(ICMJE),并作为代表出席了该组织2010-2014年的四届年会,现任CMJ杂志名誉总编;曾任中国医学论坛报总编辑(1996-2003)。2009年始任European Journal of Clinical Investigation(欧洲临床研究杂志)编委。


迄今已发表科技论文70余篇,其中SCI论文20余篇,并在著名的Journal of Infectious Diseases杂志上以第一作者身份发表论著2篇。作为编委参与编写了《诸福棠实用儿科学》(第七和第八版)等四部儿科著作。照日格图教授还获得过北京市科技进步奖等十余项科研成果奖。


上一篇:【2015 ISMRP大咖专访】夏华向:“做真研究,出新成果,发好文章”

下一篇:【2015 ISMRP大咖专访】张秀梅:中国医学科研学者应利用好网络资源